Photo by rawpixel.com from Pexels

 

「想寫的事」和文章之間的距離

總之,我想說的是──「用語言表現你想說的事其實並不容易,起初一定會面臨到語言的困難而感到困惑」。

「符徵」(符號=語言)和「符旨」(實際存在)之間本來就是沒有必然性,是任意的關係,因此要用語言掌握實際存在之物,會發現它其實會溜走。剛開始嘗試寫小說的人會感受到超出預期的難度是理所當然的。

你想描寫的事物、想傳達的事情、心中的所思所想,如有語言能百分之百完全正確、恰如其分地重現出來的話,沒有比這更方便的事了。

很遺憾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想讓語言和原物完全一致,有其制限。

寫小說時,只能在充分理解語言的極限之下開始動筆。

想要寫出好小說,就是在語言的組合而成的描寫、敘述和文脈中,就算只有一點觸感也好,努力試著捕捉你想要表現的原物把它寫出來。你所操縱的語言和你內在的真實,想辦法在文脈中縮短之間兩者的距離。

這就是寫小說的作業,完成了這個步驟,才能寫出自己也認同的作品。

 

據說吉本芭娜娜在寫作時向來特別留心語言和主人翁、主人翁和讀者之間的距離。寫出來的文章和自己想說、訴求的事相差很遠的話,那這部小說就是失敗的。

她表示自己不曾試著想像這部小說由老爺爺來讀會怎麼想、國中生來讀又怎麼想,總之就是一心專注在自己訴求的事和文章之間的距離上。

不可太過意識到想要引起共鳴而譁眾取寵,這樣的文章往往也難以成為好作品。相較之下,自己的訴求是否真有以語言表現出來更為重要,只要專心留意這一點,通常就能寫成好作品。而且這樣的作品就結果而論,自然會引起共鳴。

 -節錄自《小說教室》

 

許多人總是希望能成為大作家,但是,成為一個作家有這麼容易嗎?

趕快隨著根本老師的腳步,一窺作家的神秘面紗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ss 夏目 的頭像
Miss 夏目

天下新學院

Miss 夏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